【杭州專業除甲醛】甲醛檢測竟能當面作假?

發布時間:2018-10-12 09:39:53

對于檢測機構出具給自己的數據報告,戴女士認為基本是可信的,“這個數據我認為沒必要作假,就是有一點,現在很多甲醛檢測公司也會承擔甲醛處理的活,我想他們為了推薦后續的凈化產品,有可能會把數據往高了說。”

  【杭州甲醛檢測】生活中,甲醛檢測已不是什么新鮮事,如今搬新家的,不管是租的還是買的,很多人都會找檢測機構測甲醛,大家總希望知道甲醛的數據是否安全。但檢測是要花錢的,到底正規檢測需要多少錢?如果租的房子那這個錢應該誰來掏?如今什么樣的機構才是專業的?檢測出來的數據如何保證真實?如果超標該怎么辦?這些都是人們關心的問題。


  記者專門采訪了做過檢測的住戶以及檢測機構的檢測員,看看甲醛檢測背后的門道。


  花兩千元檢測買個心安


  一年前,在裝修好房子并已放置通風了6個多月后,戴女士覺得應該可以搬進新居了。在搬之前,她還是有點不放心,“因為那時我兒子剛出生,雖然裝修和買家具時,很注意材料環保,但畢竟是新房子,走進去還有點味道,我決定還是測個甲醛。”


  戴女士最終選擇了杭州一家業內評價比較好的檢測機構,訂了2000元的套餐。“記得檢測之前要我做的是,把門窗關閉12小時,還要設置空調溫度,記得大約是20多攝氏度,然后他們專業人員上門來采集空氣樣本,拿回去分析,大概三天后就出來報告和數據了。”


  提及報告,戴女士表示,自己不是專業人士,不懂那些具體數值,她只對比一點,就想看看自己家的數據比0.1高還是低,因為她查過國家標準,每立方米空氣中甲醛的含量應不超過0.1毫克。“我家數據最高的是小臥室,0.16,其他地方還好,只超出一點點,當時檢測機構工作人員表示他們有去除甲醛的方法,保證能降到安全數值,至于收費按面積收,最終我拒絕了。”戴女士笑著說,因為看到數據并不嚇人,最終自己還是選擇買了一堆活性炭、綠蘿,外加兩臺空氣凈化器,臥室又空置通風了一段時間。


  她說,“這甲醛看不見摸不著的,我感覺自己就是花兩千塊檢測費換了個心安,知道了自己家的數據,心里有個數。”


  確實有人花錢買合格報告


  對于檢測機構出具給自己的數據報告,戴女士認為基本是可信的,“這個數據我認為沒必要作假,就是有一點,現在很多甲醛檢測公司也會承擔甲醛處理的活,我想他們為了推薦后續的凈化產品,有可能會把數據往高了說。”


  “在工作過程中,的確也遇到過想出點錢買個合格報告的客戶,諸如一些小的裝修公司,因為他們的合作方要求裝修方來負責這個檢測以及成本,他們想降低成本,就來談價格,同時也想在數據上做點文章能達標完成自己單子。”85后小許是一家專業室內空氣檢測及治理公司的一位市場部經理,升職之前他就是做檢測員的。“但這種情況還是少的,如果用戶有懷疑,可以看看檢測機構的資質,也可看看參照的是什么標準,用的什么方法檢測。也可看看報告上的公章,譬如加蓋了CMA標志的檢測報告是具有法律效力的。”


  甲醛檢測背后門道很多


  小許說,甲醛檢測背后,門道很多。


  他說,首先是標準問題。目前,我國有兩個室內空氣質量評價標準,分別是2001年原建設部制定的《民用建筑工程室內環境污染控制規范》(GB50325-2001,以下簡稱“規范”)和2002年原環保總局和原衛生部制定的《室內空氣質量標準》GB/T18883-2002,以下簡稱“標準”)。同樣都是甲醛含量必須小于0.1毫克每立方米的要求,但前者是強制性的,對檢測前關閉門窗的時長要求為1小時。后者是推薦性的,要求關閉門窗的時間為8到12個小時。


  簡單來說,就是推薦性的比強制性的嚴,強制性的要求封閉門窗1小時,推薦性的要求關12個小時,兩個測出來的甲醛含量肯定不一樣。按照強制標準,很容易過,但按照推薦標準,就難說了。


  “這一兩年,來咨詢做甲醛檢測以及室內空氣處理的個人客戶明顯增多。”小許說,如果檢測出來數據很夸張,那還是建議專業的甲醛處理,畢竟不是幾盆綠蘿能解決的問題。


  另外,檢測甲醛的設備是可以調節的,打個比方,就像漁網,孔大一點,網到的魚就少,孔小一點,那就一網打盡。檢測設備上動手腳是很簡單的,就算當面作假,客戶一般也不會發覺。


  小方說,即使萬一客戶存疑,也沒關系,因為現在正規的甲醛檢測都不會現場讀數,都要取樣回去,每次都是一次性的,不可復制,有時因為天氣或者各種原因會導致檢測數值存在偏差。信不過,沒事,大不了再檢測一次,反正一次收一次的錢。


  “甲醛檢測收費,大多是按檢測的點來收費,測一個地方就是一個點,每個點收費一兩百。現在市場比較亂,總的檢測費從幾百塊到上萬的都有,各取所需吧。”


极速赛车开奖官网